修正法师:《圆顿教观难入平常百姓家》

26

修正法师:《圆顿教观难入平常百姓家》

修正法师:《圆顿教观难入平常百姓家》

有一段时间没有讲课了,原因有两个,一者就是外部环境,道场的建设还在进行中,不具备清净的讲课堂,常被喧哗声扰乱,年龄大的居士也受不了炎热的气侯逼迫。二者是听众素质不齐,由于寺院处于小县城,年轻的居士都在为生活与事业奋斗,年大的居士又不守听课规矩,常接电话,说闲话,或听不明白而打磕睡,屡教不改,不让听又闹矛盾,多年的积习难以短时间内改变,导致讲课一度中断。

以前在佛学院讲课十分轻松,讲了好几年都不用备课,都是即兴发挥,课堂上即使不用眼睛观察,也能感觉到听众的感受,听众有会心,反馈回来就会让讲者越发有灵感,在彼此互动中就会进入某种状态,妙语连珠慧如泉涌,很多的话都是平时从未说过,也从未思维过的,几节课连讲也毫无倦意,教学相长四字体现的极其明显,讲课就是自薰成种自利利他的无上修法。

离开学院,偶然讲点开示,还是受欢迎,若说讲经那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大部份的听众都没有教理基础,不按教理不守宗规讲课,觉得不是在讲教理,不是在讲佛法,是在讲佛学知识,在说某种学问,因为这种讲法很难与般若观法相应,很难当下导入观心轨则,所以在内心的认知中并不认为是在讲经。

教理与知识学问有本质的区别,教理是佛陀与祖师从自性大光明藏中流出的法性等流,横说竖说,或说空说有,说理说事,都有其内在之联系,都暗合般若观心之轨则,阅读或讲说之际都会不自觉地与观心相应,阅祖师着作时常常心生欢喜,一句经文常发挥好几页纸,真是差别智越广,根本智就越明,深感法界之不可思议。

佛学之知识则零零碎碎,即使能够形成体系,也讲真空妙有,依然不出俗谛范围,不似教理之真俗无碍遮照同时。不少讲经者又迫于社会的现实,为随顺听众之机根,多数都是在讲听众爱听的内容,或是自已想说的法义,往往与经文之实义偏离甚远,有些是念几句经文后,就开始讲演家庭伦理,讲为人处世之道,可以说是在借讲经的机会,拉拉家常而已。用心灵鸡汤讲课的人更是大有人在,前不久就曾见某“神童女”也就是所谓的书画天才用心灵鸡汤讲《摩诃止观》,让人大跌眼镜。

除了传统的佛学院,要听到正统的佛法真的很难,各宗的教观要走入平常百姓家更难,佛法的真俗二谛,世间人就俗谛的事相上,都不想下功夫,都没时间精力去了解。讲经的法师为了保持传统,不能用深入浅出的语言演说教理,基本上都在背书,唐宋祖师的法语全盘照搬,与听众问答都是“佛曰祖云”的文言文,能听明白的人,都已经有相当的教理基础,都已经具备自学能力了,没有基础的人也只能忏悔业障求佛加被了,这就是正统佛法难以普及社会的根本障碍。

有道友也鼓励我讲经,还捐助了录音器材,也尝试过录音,由于以往都是即兴演讲习惯了,对着录音器实在无法演讲,一拖又几过月了,内心深感惭愧,从今日始就改变策略,从小众讲法不求人数,只求质量从头讲起,希望过些时日再讲《妙法莲华经》,以偿宿愿。

修正法师:《圆顿教观难入平常百姓家》

修正法师:《圆顿教观难入平常百姓家》

修正法师:《圆顿教观难入平常百姓家》

修正法师:《圆顿教观难入平常百姓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法华学苑 ):修正法师:《圆顿教观难入平常百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