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传八宗简介:华严宗

    4

    摘自:《佛学基础
    作者:界诠法师

    一、宗义及学统

    华严宗是依《华严经》而成立。释尊初成道,悟法界真理,于其自心证得而宣说与人。但其义理高深,仅有大菩萨知真理。述说有情同具如来之智慧德相,只是妄 执而不能自知自见,为令证得此本具智慧,如来宣说法界缘起。此亦为本宗要义。

    《华严经》有三种译本。晋佛陀跋陀罗译六十卷,唐实叉难陀译八十卷,唐般若译四十卷。

    唐代有杜顺,又名法顺。依此经作法界观,为此宗之初祖。继其道智俨,作十玄门。至法藏时,总判一代时教为三时五教,组织完密,称为此宗的大成者。后有澄观,依之而作悬谈疏钞。宗密广宏此宗教义,为此宗五祖。

    二、判教

    本宗判佛一代教法为三时五教。

    三时:

    1.日出先照时:日出先照高山,喻佛初成道,说《华严经》为无上根本法轮。

    2.日升转照时:日升转照高原,喻佛为小乘人说阿含经等小教,后说般若空理,为依本起末法轮。

    3.日没还照时:日将没还照高山,喻佛在法华会上说一切众生皆可作佛,三乘同归一乘,为摄末归本法轮。

    五教:

    1.小教:佛对劣根小机所说我空之理。

    2.始教:大乘初门。有相始和空始之别,相始:立五 位百法,示诸法之相,事相互不相融。五性各别(声、 缘、菩、不定、无种),不说一切皆成佛。空始:只说真 空无相,未显大乘妙理。

    3.终教:大乘终极之教,说成佛之理。

    4.顿教:疾速顿悟之教,直指真性,妄念不起即得证真,不立阶次。

    5.圆教:玄妙之理,圆满具足一乘。

    三、教义

    (一)十玄门  

    真如法界随缘转动而成差别之诸法,诸法各各缘起圆融无碍,称为十玄缘起无碍。

    1.同时具足相应门:总说时空相即相入。

    2.一多相容不同门:万有异体相入之关系,一中有多,多中有一。

    3.诸法相即自在门:万有同体相即之关系,空有相即,诸法融通。

    4.因陀罗网境界门:万有相即相入不只一重,一珠中有无数珠影,互相映现无有穷尽。

    5.微细相容安立门:极细微中,亦容摄一切万法。

    6.秘密隐显俱成门:表里俱成无碍,无有前后。

    7.诸藏纯杂具德门:诸法相互摄藏,一法中具一切法为杂,诸法融成一法为纯。

    8.十世隔法异成门:过现未三世,三世各三为九,摄在一念中成十世。前后差别无碍异成。

    9.唯心回转善成门:或善或恶,皆由心之转变。

    10.托事显法生解门:以上所说甚深难解,故托事物令生解。以浅近事法,显深妙之理。

    事物相即相入无碍自在,而差别之相历然分明,实具 重重无尽缘起一体之关系。故观一微尘,可举法界而全收 之。此事事无碍玄妙不可思议的道理,称十玄门。

    (二)六相

    1.总相:一法含多法而成。即一含多德。

    2.别相:法有色心之别。多德非一。

    3.同相:事物虽有多义,而同成一总,不相违。

    4.异相:多义相望而各异,虽差别合成一体,然又不失其各部分之特质。

    5.成相:部分相依而成全体,由差别融成一体。

    6.坏相:差别而各住自法不可移动。

    (三)法界观

    为显示法界缘起,以十玄、六相表示事事无碍,相融相即。

    法界有事理之别,事:法是诸法,界是分界。诸法各 有自体而分界不同故名法界。总该万有曰法界。如天台家之十法界不同。理:指真如之理性谓法界,即实相、实际、法性等皆法界之异名,其体一故。界有因义,依之而生诸圣道,或性义,诸法所依之性(同一空性)。

    五教分别各一个缘起:

    小乘,业感缘起,即惑、业、苦三道展转。 大乘始教,赖耶缘起,藏识执持种子,遇缘现行,由现行法再熏习成种子,以种子起现行,现行熏种子三法展转同时因果。

    终教,真如缘起,如来藏俱染净二道,染道为生灭门,随染缘现六道;净道,随净缘现四圣。以真如之体, 生灭之相,因缘之用,说明缘起。

    顿教,性空缘起,诸法虽性空而不碍缘起之假有。或 说顿教知妄即真不立缘起。

    圆教,法界缘起,即是本宗的思想。即法界之事理, 有为无为,色心、依正尽为一大缘起,更无单立以一法成 一切法,而以一切法成一法,万有缘于万有而起,称法界 缘起。

    法界只是一心,此一心总该万有,名一真法界(绝对真实的真如)。就其融摄万有而言,便成四种法界。

    1.事法界:一一差别事法各各分齐。

    2.理法界:无穷尽的事法都同一体性。

    3.事理无碍法界:体性与差别的事法不相妨碍。

    4.事事无碍法界:诸法各自差别,各住自性而事事相望,各别缘成,一缘遍尽多缘,力用交涉,无碍自在,重重无尽,一一事法不坏本相而互相涉入无碍。

    以事法界为体,建立三观:

    1.以理法界立真空观:观诸法无性,当体即空。

    2.以事理无碍法界立事理无碍观:观理遍于事,事法无不是真理。

    3.以事事无碍法界立周遍含容观:真理遍在事相上,事相与真理无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