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乘非佛说的驳斥丨夏坝仁波切

    52

    对大乘非佛说的驳斥

    作者:夏坝仁波切

    摘自:2017-05-23 原佛 潮音狮吼

    【导读】本文是作者从自己多年闻思修体验,引经据典,驳斥了大乘非佛说的荒谬所在。

    以下内容说明系夏坝尊者弟子整理:

    此讲记是根据夏坝尊者于2008年7月在沈阳住所随机开示整理的。

    开元棋牌炸金花客服当今佛教界对于“大乘非佛说”,有一些人或观望,或怀疑,或沉默,甚至有人已呈现出一定的默许态度。有人为了维护大乘佛教的合法性,退而求其次,主张“虽然大乘不是佛直接说的,但是符合法印,所以也是佛说”。种种类似的态度无一不体现出大乘佛教徒自身立场之缺失,殊为可惜。另一方面,大多数僧俗群众则坚决抵制类似说法,坚定地主张大乘就是佛说。然而在应对“大乘非佛说”的责难时,不少人仅以“佛法是不可思议的,不能用学术研究的思维去理解”等理由予以应对,亦即在这个问题上对理性思辨持全盘否定态度。这似乎也有所不足。夏坝尊者历来主张:既要重视理性思辨,又要坚守佛教徒自身的立场。尊者在开示中详细分析了当今流行的“大乘非佛说”的主要论据,并予以一一驳斥。其逻辑之严密、论证之系统,在当今是不多见的。相信这篇开示能给大家以很大的启发。职是之故,弟子不揣愚蒙,将当年模糊的笔记予以整理,发布出来,以飨读者。

    由于尊者语速较快,当年的笔记下来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有很多精彩的观点和论证没有收入,且本文且未经仁波切审阅批改,故本文仅供同修参考。弟子礼进记于2010年12月(2011年7月重校)

    “大乘非佛说”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但古代的“大乘非佛说”与现在的“大乘非佛说”是有所不同的。

    古代的“大乘非佛说”主要有两个论证:

    第一,《阿含》中没有说大乘。

    第二,大乘主张万法皆空;但若万法皆空,则无法安立四圣谛、二谛、三宝等。

    《中论》每品的行文大多分为两部分:一是提出人家对自己的批判,二是反批判。也就是一问一答。《回诤论》等论着也是类似。清辩论师在《中观心论释·思择焰》当中也列举了众多主张“大乘非佛说”的理由,然后予以驳斥。从这些之中,我们可以看出来当时的大乘非佛说大概是什么样的。

    另外,《大乘庄严经论》从正面入手,以八条证据来证明“大乘是佛说”,从而反驳“大乘非佛说”。

    这些大家都可以看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大乘非佛说”远不是这个样子的。

    现在的“大乘非佛说”有哪些理由呢?目前大陆的“大乘非佛说”是从主要台湾来的,而台湾的“大乘非佛说”主要是从日本来的。日本人主张“大乘非佛说”的理由,重要的有四条:

    第一,从世尊圆寂到公元一世纪左右,印度佛教史中没有大乘大德的名称。因此大乘是后出的。

    第二,一些考古遗迹,例如阿育王法敕,里头没有“大乘”“菩萨”等字样。

    第三,大乘经中的一些名词,如地名、草木等等,在佛陀时代不用这些名称。

    第四,最初的大乘经不像后来的大乘经那样完备。如《般若》,最初是《道行》,相当于八千颂,然后又有二万五千颂、十万颂等。从词汇的使用看,也是从简单到复杂,从零星到完备。可见,大乘是在不断地形成、完善的,不是在一个时代完成的。

    他们最厉害的人,提出的主张也就是类似的一些。

    我们先不说大乘佛法,先来看一看这些“大乘非佛说”的理由有什么问题。

    第一,“从世尊圆寂到公元一世纪左右,印度佛教史中没有大乘大德的名称。因此大乘是后出的。”

    这可以说是有形论与无形论的差异。他们不承认无形存在的佛菩萨,以此为基础,他的道理是说得通的。但若是这样的话,信仰就没有意义了。如果你否定了这些,其实小乘也否定了。因为小乘佛教也讲了四禅八定、五道轮回、神通变化等。

    再说,即便我们不谈信仰,如果否定无形,就否定了生活中的一些现象。比如手机信号,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看到手机信号的存在。两个手机中间的联系是既看不见也摸不着。雷达,X光,电磁波,场……如此种种,皆可否定。他可能会说:“我这是科学仪器测出来的,比如X光。”其实你看到的还是科学仪器作用后的东西,与看到它本身还是有区别的。

    这种反对无形的说法,究其实质,是只承认现量,不承认比量。若是如此,哪怕量个血压,都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血压计也是基于从前发明血压计时通过千百次测量推理得出的标准。

    “第二,一些考古遗迹,例如阿育王法敕,里头没有‘大乘’‘菩萨’等字样。”

    阿育王法敕里,不要说大乘没有,就是小乘也没有。他是将佛经里的道理,用自己的话说出来,然后昭示天下民众的。因为在此以前,包括阿育王前期,佛教都没有如此大范围地推广过,很多人都不是佛教徒。要是佛经里的术语刻到法敕里去,谁愿意看呢?因此,其实连完整的小乘经典词句在阿育王法敕里也没有出现。当时个别的石碑等是有一些小乘经典词句,但也很不完全。难道没有被刻石的小乘佛经也要被否定吗?

    “第三,大乘经中的一些名词,如地名、草木等等,在佛陀时代不用这些名称。”

    这就更可笑了。据我所知,说这个话的日本人,是从汉译佛典里出现词语的频度来统计的。其实,直到罗什大师时代为止,固定的译名还没有出现。如果固定的译名有,那么统计词频是可以的。可是,连固定的译名都没有,就来统计他,可以肯定其结论是无稽之谈。

    第四,“最初的大乘经不像后来的大乘经那样完备。如《般若》,最初是《道行》,相当于八千颂,然后又有二万五千颂、十万颂等。从词汇的使用看,也是从简单到复杂,从零星到完备。可见,大乘是在不断地形成、完善的,不是在一个时代完成的。”

    这个问题与上个问题是类似的。其实汉地早期的翻译,与其说是翻译,不如说是介绍。因为民众不懂,不可能大翻义理。到了罗什大师时代,做到整体上“达义”也就可以了。词义对不对,暂且不管。

    另外,我们中国人好简,翻译多少得照顾这个习惯。比如《大智度论》,第一品占30%。如此看来,原文得有四百多卷。实际只翻译了一百卷,后面是略译。

    《二万五千颂般若》,我就感觉,要我来讲的话,我更愿意讲罗什译本。因为更好懂。其实玄奘译本可说与藏文极为一致。藏译本就是,来来回回地倒,特别重复。这可能是背诵时期的特点。玄奘大师的《大般若经》第二会也是如此。罗什大师就略一点。

    在此顺便说一说关于《大智度论》的问题。在姚秦时期翻译的《大智度论》是龙树菩萨所着,我确信,因为罗什大师确信之。罗什大师离龙树菩萨的时间那是太近了。有人说《大智度论》是罗什大师写的,这么轻率地否定很愚蠢。罗什大师如此敬重龙树,传承也这么接近,他什么都有可能伪造,就是不可能伪造龙树菩萨的作品。《般若经》的注解,如圣解脱军论师《二万五千颂释》、狮子贤论师《八千颂光明释》等,也很广,为什么偏偏《大智度论》是伪造的?再者,梵文注解中也有间接提到它的。如月称论师在《中论·明句释》最后的《中论赞》中列举了龙树菩萨的可靠论着,又说“更大部头的释文,现在见不到了”。可见,虽然当时没有《大智度论》的传本,但有关于它的传说。以往有龙树菩萨的般若广注,完全是有可能的。

    还有,他们说,清辨论师、佛护论师等人的注解中未提到《大智度论》。我看,在那个仅仅依靠手抄口传的时代,时间相隔百余年,一部论典消失得无影无踪,太正常了。而且,书的量越大,越有可能消失。因为部头大,抄写就少。全文当初最多也就一两本。在迦湿弥罗和西域可能进一步传抄流行过,但在中印度就不一定了。

    而且,龙树菩萨是“千部论主”,这是大家公认的。如果以六论为千部,那未免太勉强了。

    我这次讲《现观》,也引用了《大智度论》。它即使不是龙树菩萨写的,也一定是在罗什大师前一百年左右造的。否则他不可能没有鉴别力。传了一百年,大家都说是龙树菩萨造的,他就能够相信。

    回过头来说《般若经》的问题。在汉地,《放光般若经》260年就已经传入了,他们说是后造的。《放光般若经》相当于《二万五千颂般若》。有人说:它与《大智度论》同时造。这不可能。难道一个论师同时造《大智度论》与《二万五千颂般若》?(……此段记录不详)

    所以,以“汉地译经史”来推论“印度造经史”,是很不可靠的。

    现在我们换一种思路。假定他们所说的是成立的,那么我们把大乘佛经的“伪造”,放在什么时间段呢?

    首先,阿育王之前不可能,因为他们自己也说不可能。

    其次,按他们所说,初期大乘佛经的完成,时间也就是公元前后的一百多年,量呢,至少是十万颂般若、二万五千颂般若、一万八千颂、八千颂般若、八十卷华严、《宝积经》,等等。其量之大、范围之广、理论之系统、逻辑之严密,难以想象。比如八现观、七十义、一百七十三行相,一个不能多一个不能少,而且具备加行、正行、结行,必须把它们以这样非常完整的结构布置在《大般若》之中,而且隐义的道次第法相与显义的空性之理必须配合得天衣无缝。

    除此之外,在“伪造”《大般若》之前,还必须通达《华严》和《宝积》。为什么呢?《般若经》从一开头起,就列出了大量的法相名词,而它们在整个《般若经》里从头到尾都没有正面加以解释。比如一切智的27个行相,道智的67个行相,一切相智的107个行相,等等。而这些解释在《华严》《宝积》里就能够找到。在《般若经》里是点名,但是不具体解释。那是什么东西?只有在别的地方解释了。

    如此隐秘、严密而又浩大的工程,主张“大乘经是伪造”的人们却点不出一个具体的人物来,这岂不是天方夜谭!不要说是当时,就算是在现在,电脑如此发达的时代,写书如此之方便快捷的时代,你要造出这些庞大、精密、严格、挑不出毛病的书来,都是不可能做到的。就算是能做到,这么了不起的一位大德,他是谁?他们说:没有。的确,这恐怕连龙树菩萨都造不出来。龙树菩萨基本上就是因为有六部论典广为弘扬,就被称为无与伦比的优秀论师,无着菩萨也就是《瑜伽师地论》《集论》等等。那么他要造早期大乘经,这么伟大,怎么可能找不出来呢?

    然而他们又说:是一群人造的。然而,要是说一个人造经欺骗世人,那是有可能;你这么浩大而精密的一个工程,恐怕得找出一千个人来一起造都不够。一千多个大德,集体欺骗世人,而且成功地欺骗了那么多年,这合理吗?况且,一千多个人要相互配合可是不容易。没有电脑沟通,没有一个点得出名来的组织者、协调者、分工者,基本靠口头交流和简单记录,要做成如此庞大精密的书,可能吗?

    除了这四点之外,他们还有一些矛盾。

    比如,菩萨是怎么来的?他们说:是最初看护佛塔的在家人,成了菩萨,最后由他们创造出了大乘。

    这种说法纯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错,菩萨可以是在家人。那么大乘人就可以是在家人。那么,你说阿育王时期没有大乘,他们这群人是古来就在学大乘呢,还是新学的呢?

    其实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四无所畏。比如,佛说自己证得了等正觉。而今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充分的理由反驳佛具备一切相智。再比如,佛所说一切苦、苦之因、乐、乐之因的取、舍、断、证之理,已经传了三千多年,古代没有什么好的理论能反驳,现在就更没有了。因为四圣谛、菩提心、波罗蜜等等,根本无法否定。这些问题我曾经在讲《现观》时说过,以后也会详细地说。

    在《释量论·成量品》中,对这个问题有详细的论证。我很认同。我们所说的那个佛,仅仅是三千多年前的那个凡人,还是断一切烦恼、具一切功德的那个?我们主要还是看后者。因为他具量、利他、是导师。也就是说,我们从利他、具量的角度,从善逝、导师、怙主等角度来理解佛。

    第一,具量。因为佛的言说毫无过失。

    第二,利他。佛说法等,不为自己,而是为利益一切有情。

    第三,善逝。佛已经证果。

    第四,导师。对于佛说一切过去、现在、未来的法,不可能有任何合理的驳斥。

    第五,怙主。……整个《成量品》都在证明。

    总之,说“大乘非佛说”,纯粹是一种情感趋向。因为他们不习惯于认可无形的东西。比如他们看到说宗大师亲见文殊菩萨,那就说“这是谎言”!但一个提倡不妄言的佛教,却由大德带头犯妄言之过,百千万人——不管是佛教徒还是非佛教徒——却都不去管他,这可能吗?就算所有人都是大骗子,那么,只有愚蠢的、无所事事的人才是正人君子——这岂不是倒退到了文革时期,胡作非为的人是道德典范,好人都是骗子,那你与人为善、宽容,怎么能说得通呢?要是以不妄言为根本戒的佛教带头欺骗众生,那就麻烦了。这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说“大乘非佛说”对人类会造成怎么样的道德颠覆。

    我这辈子,想做四件事。

    第一,生死之旅。证明生死轮回是存在的。这个已经讲了一部分,书也写完了,相关的《释量论》《思择焰》等片段也翻译了一些。但是都还要加工增补。因为这些理论对当时人解释是可以的,如今却吃力了。

    第二,因果论。这个说起来简单,其实很复杂。善恶业报,非常复杂、细密。稿子已经写出了一部分,一百四十多个疑问的解答。

    第三,解脱论。从四圣谛的角度来说。因为如果没有解脱,学佛就变成没有意义的了。也应该以现代人能接受的方式说一说。

    第四,论证大乘佛教的合理性。这是我今天跟你们聊天突然想到的。如果真的写,恐怕量会很大,需要的时间也会很多。

    如果这几部书完成了,我认为我的生命也就很有意义了。虽然对于迷信的人而言,这或许不重要;但关键是:在这个崇尚科学和理性的时代,佛教必须要站得住。

    ?

    ?